根本就很难从中把自己需要的那一份药力提炼而

通体布满兽纹的赤红药鼎,重重的落在石台之上,那股硕重之感,几乎令得石台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望着面前的药鼎,萧炎深吸了一口气,嘴一张,一团碧绿火焰便是被喷了出来,屈指一弹,火焰带着一道漂亮的尾巴,径直闯进了药鼎之内,旋即陡然爆发开来。熊熊烈火,在药鼎之中不断翻腾,愈加升高的温度,令得这。本天地,也是逐渐的多了一丝燥热之感。
    在火焰升腾间,萧炎袖袍一挥,一棒株药材顿时从纳戒中飘飞而出,旋即在一道斗气的包裹之下,悬浮在石台之外的半空中,宛如一枚枚散发着光芒的细小光团一般,从下方看上去,颇为绚丽。
    “天魂融血丹,七品之阶,有改善体质,提高修炼天赋的惊人神效,炼制所需材料极为繁琐,约有七十七种,其中主材料,分四种,。龙血芝,骨灵果,玄天青藤,七阶或者等级更高的魔兽精血,四种材料,样样皆是罕见珍稀之物,寻找起来颇为困难,而那炼制之法,也是颇为讲究与苛刻。“”
    天火融雪丹的炼制之法,缓缓的在萧炎脑海之中浮现,一些关键之处,更是被其只字不漏的尽数印入脑中。
    七十七种炼制材料,需要如此数量药材的丹药,尚还是萧炎首次所见,即便是当年为了收取陨落心炎而由药老出手炼制的地灵丹,其所需要的药材,也未曾达到这一个数目,由此可见,这天魂融血丹的炼制难度,恐怕还要超过地灵丹一筹、”
    纷杂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便是被萧炎尽数驱除,抬起头来,感应了一下药鼎之内的温度,微微点头,手指略微一引,只见得药鼎之中汹涌燃烧的碧绿火焰,顿时徐徐的弱了下来。
    目光紧紧的盯着药鼎之中,片刻后,萧炎手指一动,一道光芒掠来,旋即化为一株通体血红的灵芝,落在其手中。
    这株灵芝刚刚一出现,便是弥漫出一股浓郁的血腥之味,在这血腥之中,还隐隐间能够感受到一股颇为精纯的能量波动。
    这,便是炼制天魂融血丹的主材料之一,龙血芝,虽说这灵芝并非是真正的沾染了龙血,但其成形也是相当之难,至少要在吸收了三种蛇形魔兽的鲜血之后,方才能够破土而生。
    萧炎手指在龙血芝表面上轻轻磨挲,感受着其中所蕴含的那种略显阴寒的精纯能量,轻吐了一口气,屈指一弹,龙血芝便是化为一道红芒,被投入了那药鼎之中。随着龙血芝博投入,那药鼎之内,原本蛰伏的碧绿火焰,顿时犹如饿狼一般,狠狠的汹涌而上,将之一口吞噬。”
    就在火焰吞噬龙血芝的那一霎,萧炎十指连弹,只见得那悬浮在半空中的众多光点,立刻分划出将近十枚,首尾相接的尽数投入药鼎之内,义无反顾的闯进火焰。”
    龙血芝生性阴寒,触火便亡,想要将其内的药液淬炼而出,那便是必须有着其他的药物中和那股阴寒之意,而先前所投入药鼎之内的那些药材,则正是事先准备齐全的中和之物。”
    如此之多的药材同时炼化,对灵魂力量的要求也是颇为严格,不过好在如今的萧炎,具备着这种资格与实力。
    那些闯进火焰之中的众多药材,在与琉璃莲心火的接触的几个呼吸间,便是迅速枯萎,最后本体化为湮粉,而一滴滴精纯的药液,则是遗留而下,最后在萧炎灵魂力量精妙的控制下,略作融合,然后均匀的滴落在了那越来越枯萎的龙血芝之上。”
    随着这些药液的滴落,龙血芝之上的血红色开始缓缓的褪色,一片片的血色,粉皮,从其中脱落而下,如此仅仅片刻时间,龙血芝的颜色便是变得苍白了起来。
    对于变得苍白的龙血芝,萧炎并未投去过多的注视,龙血芝的真正精华,不是其内,而是在这些血色粉皮之上,而这些,也才是炼制天魂融血丹所需要的。
    几滴淡白色的药液洒落在那些血红色的粉皮之上,旋即,在周围那一种恒定的温度下,粉皮悄然融化,几分钟之后,一团半个拳头大小的血色液体,出现在了药鼎之内。
    望着第一步的炼化成功,萧炎也是大松了一口气,手掌一挥,火焰将之包裹,徐徐散发而出的温度,令得血色液体的体积缓缓缩小,而其颜色,却是越来越浓郁。”
    当这团血色液体缩小到只有拇指大小时,已经变得极为粘稠,而见状,萧炎嘴角也是浮现一抹微笑,手掌一招,光芒掠来,化为一枚表面布满着坑坑洼洼的白色果子,这便是那所谓的骨灵果…
    几种主材料的提炼,都是极为苛刻,若是没有专门的提炼之法,根本就很难从中把自己需要的那一份药力提炼而出,龙血芝是如此,骨灵果以及更后面的玄天青藤,更是如此。骨灵果的提炼,难度甚至还要更高一筹,将近二十种的配料中和,再消耗了将近萧炎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方才从其中顺利的提炼出手一滴宛如骨髓般的合色液体。
    在继骨灵果提炼成功之后,萧炎又是将那玄天青藤投入了药鼎之中,这所谓的玄天青藤,极为的坚硬,非木非金,而且最令人惊异的是这东西的抗火性,也是相当之高,即便是萧炎借助着琉璃莲心火之助,也是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方才令得此物表面裂开一道道的缝隙。
    在玄天青藤裂开缝隙之时,半空中又是二十多个光团飞进药鼎之中,最后被萧炎悉数炼化,化为一滴滴蕴含着精纯之力的药液,落在青藤之上。”
    借助着这众多药材的调和之力,约莫半个小时后,那犹如一截枯枝般的玄天青藤,终于是爆裂开来,许些淡青仑r的粉末,从中洒落而出,最后被萧炎的灵魂力量凝固成一枚青色的粉球。
    三种主材料,顺利的提炼完毕,望着这一幕,萧炎以及远远围观的苏千等人,皆是松了一口气,先前萧廷那番快速的炼制手法,可是看得他们眼花缭乱,虽说对于炼丹丹药,他们都懂得不深,但从萧炎的那般炼制手法中,依旧是能够看出一丝行云流水般的顺畅,这种炼制,颇有些赏心悦目。”
    内院之中传出的阵阵惊哗之声,并未传进萧炎耳中,在提炼出三种主材料之后,他也是略作休息,然后再度凝神,沉吟了一会,从纳戒之中取出一个玉瓶,瓶口缓缓倾斜,旋即,一滴青红血液,滴落而下。
    青红血液滴溜溜的悬浮在萧炎面前,血液体积虽少,但其中所蕴含的那股狂暴能量,却是丝毫不敢令人小觑。
    这所谓的青色血液,自然便是萧炎从当日在拍卖会中得到的神秘魔兽干尸体内提炼而出,那神秘魔兽生前等级不低,远远达到了炼制天魂融血丹的要求,用它来炼制的话,若是成功,丹药的品质,恐怕要更胜
    在这滴青红血液出现之时,天空上的众多长老也是有所察觉「当下皆是有些动容。
    萧炎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这滴青红血液,片刻后,屈指一弹,血液轻飘飘的飞出,最后落进药鼎之中。
    青红血液刚刚落进药鼎之内,其内所蕴含的强悍能量,便是直接在药鼎之内刮起了阵阵狂风,见状,萧炎眉头徵皱,迟疑了一下,旋即一咬牙,那从龙血芝,骨灵果,玄天青藤之中提炼而出的药液以及药粉,便是直接的投入那青红血液之中!
    三种皆是蕴含着极为强悍能量之物,落进青红血液之中,并没有带起半点波涠,而就在萧炎心中刚欲松气之时,一道狂暴的能量波动,猛然自青红血液之中暴涌而出,旋即狠狠的撞击在药鼎内壁之上,顿时,嘹亮的清脆声波,急速扩散,将整个内院,都是波及在内。
    厚沉的药鼎,也是在此刻狠狠的颢抖了几下,若非换做寻常药鼎,恐怕就是这一震,就得直接爆裂开来。
    萧炎脸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药鼎之内那滴表面急速翻腾的青红血液,此刻的后者,圆润的表面,泛起了一狠狠细长的尖刺,令得它看起来就犹如一个细小的海胆一般,而在那翻腾的海胆之内,是一股狂暴得无法言语的能量波动。
    铃!铛!
    一道道能量波动不断的撞击在药鼎内壁之上,嘹亮的音波在整个内院回荡不休,这种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清楚,似乎上面的炼制,出了一点点问题。“大长老,怎么办?”一名长老看着石台,低声问道。
    “能怎么办?炼制丹药又不是与人打斗,岂能说帮忙就帮忙?现在这种局面,只能看萧炎自己,外人随便做什么,都是在干扰他,而且炼制七品丹药,本就成功率不高,萧炎现在尚还是六品炼药师,失败也是极为正常格事,不用大惊小怪。”苏千皱眉沉声道。被大长老喝斥了一顿,那名长老也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
    在整个内院都因为这连绵不断的嘹亮声波下哗然间,萧炎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药鼎之内,灵魂力量尽数倾泻而出,密布着药鼎的每一个角落。”
    虽然他也知道以他如今的炼药术,炼制七品丹药成功率极低想要一次性便是炼制成功,即便是一些七品炼药师也是难以办到…
    随着萧炎目光的焦距越来越小,其心神,也是越来越凝聚,某一霎那,那漆黑眸子,突然涌起碧绿火焰,而在火焰升腾间,萧炎似乎隐隐的看见了那青红血液之中所发生的那场能量侵蚀以及融合之间的剧烈战斗。“原来如此。“”恍惚间,有着一道低低的呢喃声,从萧炎嘀中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