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此次真的能够将其顺利炼制成天魂融血丹的

炼制丹药,讲究的便是将诸多药材的各种药力,完美融合,这种融合,需要维持在一个极为精妙的程度之中,而也正因为如此,灵魂力量,方才能够成为取决一名炼药师成就的最关键之物。
    此次出现的这般变故,有些出乎萧炎的意料,因为他先前那一步步,皆是完全按照药方之上所说,没有丝毫的差错,但最后依旧走出了问题,显然,这些步骤之中,有着什么东西未曾再其掌握之中。
    先前的萧炎,也同样不曾知道哪一个步骤出现了偏差,但在其双眼涌上火焰的那一霎,方才略有些恍然,侍题,不在他所提炼而出的药粉药液之上,而是在那一滴青红血液之内。
    这滴青红血液,乃是从那魔兽干尸之内提炼而出,其中所蕴含的狂暴能量,远远超过了炼制天魂融血丹的要求,血液之中所蕴含的狂暴之力,光凭龙血芝,骨灵果三种药材之力,根本难以完全的调和,也就是说,血液之力,太强,药材之力,太弱,两者之间,难以达到那一个平衡的地步。”
    想通了问题所在,但萧炎紧皱的眉头依旧未曾舒展而开,如今之计,若是不能将血液之力调和的话,那么便只能另换一种七阶魔兽之血,但萧炎如今手中,除了这青红血液之外,却是并未准备其他的精血。“如此一来,只能选择前者了啊。
    心呻闪过念头,萧炎眼神也是微凝,手掌一挥,那停留在半空上的众多光团,被其进入吸掠进入药鼎之中,碧绿火焰席卷之下,仅仅几分钟的时间,那些药材便是在萧炎那精妙的控制下,缓缓的融合成了一滴淡蓝色,的液体。
    萧炎注视着那滴渗透着许些温和之力的蓝色液体,手指一引,后者便是徐徐降落,旋即落进了那表面翻腾得越来越剧烈的青红血液之中。
    这一滴蕴含着众多药材精华之力的液体,在落进青红血液之中后,其中所蕴含的温和之力,倒的确是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血液表面那急速伸缩的细长尖刺,缓缓的回缩入体。
    望着这一幕,萧炎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然而这口气刚刚钻出喉咙那一霎,便是陡然凝固,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之感,徐徐的从那滴青红血液之中弥漫而出。”
    这股威压之感一出现,便是令得萧炎体内斗气微微一滞,旋即,刚刚才平静下来的青红血液,犹如沸腾般,疯狂翻涌起来,一股令人脸色略变的狂暴之力,在其中急速的攀升。
    突然出现的变故,也是令得在场所有人脸色一变,那股从血液之中弥漫而出的威压,即便是苏千等人,也是有着一霎那的惊愕。“怎么回事?”就算是一些寻常七阶魔兽,也是不可能散发出如此强横的威压啊。”天空上,众多长老脸露惊容的望着石台上,交头接耳的互相窃窃私语。
    苏千与小医仙对视一眼,眼中皆是闪过一抹凝重,从这股威压之感来看,这精血的主人生前,实力定然极为恐怖,说不定,还是那种,\阶的绝世凶兽,萧炎是从哪里弄来的如此高等级的魔兽之血?
    在众人惊愕间,谁也未曾发现,那位于小医仙身旁的紫研,在那股威压出现的霎那,犹如宝石般的眸子中,与象过许些奇异紫芒。
    萧炎的目光,此刻也是死死的盯着那滴青红血液,最大的问题,果然出在这里。”
    “据当日莫天行所说,这魔兽生前的实力,应该是在七阶巅峰,以及突破至八阶的层次,但即便是这等层次的魔兽,光凭一滴精血,也是有些难以散发出如此强横的威压,看来。“此兽当真是有些来历不凡。”
    萧炎眼中闪过许些精芒,青红血液之中所传出的威压,不断的抵御着众多药材之力的中和,似乎在那血液之中,隐隐间有着一股傲意残存,一股源自血脉的傲意,这股傲意,不允许它被炼化成一枚供人吸纳的丹药!“不管你生前多么强横,但如今,却只是一滴血液而已,我还不信,真的收服不了你!”
    被那血液之中不断传出的抗拒之意激起了一丝心中火气,萧炎冷哼一声,屈指一弹,一株龙血芝再度出现在手中,手掌之上,火焰翻腾间,一口将龙血芝吞噬而进,然后源源不断的诸多药材,也是从纳戒中飞出,投入自火焰之中。
    这滴血液的反抗程度,远超萧炎所料,但也由此可知,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是何等的磅礴,若是此次真的能够将其顺利炼制成天魂融血丹的话,恐怕其品质,将会达到相当高的一伞层次。所炼,若她体内真的是哪种情况的话,那便说不定式为其儿子或者女儿所炼,萧炎行事追来完美,既然要炼,那自然要蟓最好的!
    心中念头翻滚,那在萧炎掌心中的火焰内,一滴血红色的液体,再度浮现。“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望着那滴血红色液体,萧炎一咬牙,屈指一弹,后者便是化为一道红影,投入了青红血液之中。
    血红色的药液落进青红血液之中,后者的那股狂暴之力也是为之一缓,但旋即,在那股威压之下,居然又是生生的提升了起来,而且,似乎是因为萧炎的屡次冒犯,那由血液之中弥漫而出的威压也是越来越盛,到得后来,萧炎视线突兀的出现了许些恍惚,隐约间,他看见一个极为狰狞与庞大的兽头,从那药鼎之中扑出,对着他狠狠撞来。
    虚幻的兽头,并未出现,但萧炎喉咙间依旧是传出了一道低低的闷哼声,旋即,他便是略微惊骇的发现,自己的灵魂力量,居然出现了许些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萧炎眼中的震惊之色也是越加浓郁,在这震惊之中,也是略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没有莽撞的胡乱吞噬这血液,否则的话,体内不是得被这东西闹翻天了?
    丹药的炼制,也是在这一刻因为这该死的血液,而出现了中断,无法将其中的威压驱逐,那这丹药,则是永远不能炼制成功。
    望着石台之上萧炎脸庞上的凝重,所有人都知道,萧炎这一次的炼丹,似乎出现了一个极大的麻烦,-
    “不知道萧炎大哥是从哪里弄来的魔兽精血,竟然蕴含着这等威压,据我所知,在中州的一些强大的魔兽家族之中,每一位族人「都拥有着一块灵碑,灵碑之中,有着一缕残魂,只要这缕残魂不散,那么其本体之内的血脉,便不会被旁人获得-'这与现在这一幕,倒是颇为相像,不过这里是黑角域,怎会出现这种拥有灵碑的魔兽?”楼阁之上,欣蓝徼蹙着眉,有些疑惑的在心中喃喃道。
    萧炎自然也是不知道这该死的魔兽会不会是中州的某一个强大家族之内的成员,现在的他,已经被那滴青红血液搞得有些焦头烂额。
    在萧炎头疼之间,那远处的紫研,眸子再度闪过一抹紫芒,旋即身形一动,便是对着石台闪掠而去,旋即娇小的身躯直接穿过那空间封锁,出现在了石台之上。“丫头,现在我可没空帮你炼制丹丸吃。“”见到紫研闯进来,萧炎挥了挥手,无奈的道。
    “你这样用药物,永远都不能咎那股戌压驱除,因为这种威压,来源于血脉,虽然我不太清楚这大家伙究竟是属于哪一种魔兽,但来历绝对不凡,说不定,也是一些遗传而下的远古异兽。”紫研白了萧炎一眼,脆声道。
    闻言,萧炎也是一怔,旋即苦笑了一声,现在他可不想管这血液主人究竟是不是远古异兽,他只知道,若是再不消除血脉中的那丝威压,他这些极为难寻的药材,就得白白浪费了。
    “用我的血液…”紫研眸子紧紧的盯着药鼎之内的那滴青红血液,眼中紫芒也是越加浓郁,旋即不待萧炎回应,便是一咬舌尖,一滴略带着一丝紫意的血液,徐徐飘出,然后落在萧炎面前。
    望着面前这滴闪烁着莹莹紫意的血液,萧炎一愣,道,“你的血液能驱除那血脉中的威压?”“虽然不知道它究竟是何种魔兽,但直觉告诉我,我的血液,比它更强!”紫研骄傲的扬了扬下巴,哼道。
    狐疑的看了这个骄傲的小家伙一眼,萧炎沉吟了一会,只得叹了一口气,现在这局面,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依旧不行,那么这炼丹就得推后了啊。
    心中闪过这道念头,萧炎屈指一引,面前的这滴带着紫意的血液,便是飞进药鼎之中,然后落进那滴青红血液之内…
    随着这滴血液的落入,这片天地似乎都走出现了霎那间的寂静,旋即,萧炎便是惊愕的察觉到,那股由青红血液之中弥漫而出的强悍威压,正在犹如残雪遇见沸水一般,急速消散。』。
    目瞪口呆的望着药鼎之内的变化,因为灵魂力量遍布其中的缘故,萧炎能够更清楚的感觉到,那股威压在急速消散之间,隐隐中,连着一份犹如遇见天敌一般的惊恐之意一”
    短短几个呼吸间,那令得萧炎无比头疼的威压,便是消失得干干净净,这种变化,让得他愣愣的望着小脸尽是得意的紫研,心中满是疑惑与好奇,这妮子的本体,究竟是什么-东西?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